首页 > 业界资讯 > 内地旅游 > 正文

2018年旅游企业“阵亡”名单:他们没能熬过这场寒冬

来源:凤凰旅游阅读次数:5177时间:2019-01-25

编者按:2018年旅游界没有什么新闻。这一年,不过是文旅部成立、旅企赴港IPO、景区降门票、创业明星倒闭、酒店又有了脏杯子……而这个世界也一直有“不重要”的事情在发生,有让人啼笑皆非的故事在上演。新旅界年终策划,将带大家回顾“没有新闻”的2018,展望2019。

沉舟侧伴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商业社会如同人体一样,也存在着不断的新陈代谢,陈腐的、僵化的、不能为社会创造价值的企业遭淘汰,具有活力的新生企业才能获得更大的生长空间。2018年,由于宏观经济形势严峻,让这一场“淘汰赛”更加寒意凛然。过去的一年,都有哪些旅游企业和我们“告别”呢?新旅界(LvJieMedia)为你一一盘点,本期关键词:阵亡。

布拉旅行

布拉旅行成立于2014年,主营精品度假酒店、度假产品的预订,截止2017年底,布拉旅行拥有超过200万注册用户,2017年全年流水约7亿元,是上一年的7倍,堪称爆发式增长。

然而2018年伊始,布拉旅行便传出“旅行套餐无法预约”、“申请退款无法实现”的消息,数千名游客预存的“套餐费”被骗,引发大批游客登门维权。2018年1月26日,上海警方采取行动,抓捕布拉旅行创始人徐某、总经理钟某两位涉案高管。

据警方公布,以上2人在明知公司无实际履行能力的情况下,仍以低于成本价的价格进行超卖,以负债来维持公司运作。至2017年底案发,2人骗取客户预付款合计人民币1.8亿余元,及各类供应商款项3632万余元。

新旅界观点:布拉旅行作为预订渠道,本身没有价格优势,无法与OTA等大平台竞争。因此,布拉旅行采取低于成本价销售的预售模式,先吸引游客付钱,再让游客预约出游日期,这一日期往往拖很长时间,并且经常告知游客选定的日期无房,需要再延期。

这种预售模式的时间差,给了布拉旅行一个资金池,卖的越多,资金池越大,同时也亏损越多。但商业的本质是要盈利的,“资金池+亏损换规模”是扭曲的商业模式,只能创造一个繁荣的泡沫,亏损大到一定程度或后续没有大量新客户入场,泡沫必然破裂。

布拉旅行的高管究竟是豪赌失败,还是有意集资诈骗,目前还没有定论。但值得注意的是,有“布拉旅行前员工”在网上爆料,称公司两位高管人品败坏、管理混乱。

“布拉旅行前员工”爆料

 

爱嘉途旅游/永利国旅

永利国旅成立于2001年,是北京地区的老牌旅行社之一。 2012年永利国旅与爱嘉途网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合并,上线了爱嘉途旅游网,并在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陆续开设了30余家直营门店。

2018年2月10日,爱嘉途旅游的实际运营方永利国旅宣布破产,原因是“由于经营不善,导致公司业务量逐年减少”。受到爱嘉途旅游倒闭的影响,上千名已经交费的游客无法出行。初步统计,永利国旅目前对外负债5000万元左右。

永利国旅宣告破产

新旅界观点:由于OTA的崛起和新一代游客旅游习惯的变化,传统旅行社的淘汰压力越来越大。爱嘉途曾试图打出一套全新玩法,从其他旅行社那里采购产品,然后通过在家乐福、欧尚等超市卖场内开设门店,将产品以快销的方式进行售卖。爱嘉途有一套旅游B2B平台系统,产品提供商将产品上线至后台系统,客人就能在电视幕墙上,实时获知产品信息。

这一模式的本质是想整合各大超市的流量,再导入到供应商系统中,由供应商来提供具体的服务,自己仅作为流量的二道贩子。但是,这一模式不免有些理想化,一方面传统的跟团游市场日渐萎缩,另一方面跟团游的目标客户群老年游客,更偏好旅行社门店里人工的、面对面的服务,而不是通过手机或电视屏幕来交互。

值得一提的是,爱嘉途自救失败后,没有选择跑路,而是公开走破产清算程序,寻求正常退出,也算是一种进步。

 

洛阳龙潭大峡谷

2018年5月,国家5A级景区洛阳龙潭大峡谷的运营公司洛阳万山湖旅游破产一事,受到业界的关注。

龙潭大峡谷

龙潭大峡谷不仅景区资源优质,而且交通便利,颇受游客喜爱。景区年均接待游客90余万人次,仅门票一项,景区年收入约为7650万元。

然而,在其傲人的旅游资源和繁荣的经营景象背后,却背负着巨额负债和大量官司。据悉,洛阳万山湖旅游自2005年起开发龙潭大峡谷,13年来不仅没赚钱,反而负债8亿元,沉重的负债压得其喘不过气。

新旅界观点:景区开发,投资成本高、回报周期长,这是业界公认的事实。因此,景区开发必须注重融资结构和现金流平衡,设计合理的开发模式,并且做到量力而行。洛阳万山湖旅游的悲剧在于,其一开始就缺乏足够的资金,最初的启动资金几乎全部来自于民间贷款,利率很高,后续的开发建设过程中也一直找不到低价的融资渠道。

景区开发至少需要3-5年的建设期和培育期,持续的投入,不断滚动的利息,导致其负债的雪球越滚越大,最终高达8亿元,一年利息5000万,仅此一项,吃掉了大部分的收入。

洛阳万山湖旅游的破产是悲剧,但只是企业自身的悲剧,景区本身和地方政府并没有受到损失,景区无非是换个经营者,地方政府获得一座建设一新的5A景区,游客也得到了更好的景观和设施,甚至景区的普通员工都不会有变动。这也是旅游投资的一大特点,失败了真就成做公益了。

 

住百家

2018年6月,共享住宿平台住百家被爆解散,拖欠员工数十万离职款,创始人张亨德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涉及10起纠纷案件。同时,作为新三板公司的住百家未能按时披露财务数据,反而迅速启动新三板摘牌程序,脱离新三板。

据住百家前员工透露,张亨德笃信宗教和风水,多次请风水大师决定公司重要事务。而在2017年下半年后,几乎完全投身宗教,不理企业事务。

新旅界观点:事实上,住百家并未“告别”旅游业,截止目前其官网仍能进行正常预订。但核心团队已经解散,员工也几乎全部清退,办公地点搬至其上一轮的投资人海航旗下的大厦,业务也仅剩最基础的民宿预订,据离职员工透露,住百家平台上的很多民宿产品是从爱彼迎等其他平台上搬运过来。其后续的招聘岗位,也是“海外置业销售顾问”和“理财顾问”。

这说明,住百家被海航接盘了。2016年12月住百家拿到海航1亿元融资,彼时估值16亿元。若海航不接盘,住百家在一年多的时间,败光了海航的1个亿,16亿的估值清零,如果任由住百家解散,海航和其他投资人们需要立即在资产负债表上减记这笔投资,这是重大的投资失败。而维持住百家的最基本运营,仅需要维持一个网站页面和两个客服,成本很低,这样可以从财务的角度,延缓这笔资产的减记。

总的来说,住百家是投资泡沫时代的产物,经营能力有限、缺乏盈利能力,创始人管理能力和战略能力不足,然而此前的非理性投资环境下,投资人忽略了这些问题,反而一轮接一轮轮助长了这个泡沫。如今,大潮褪去,各种问题集中显现,资本终究要为非理性的投资买单。

 

金豆云/尚品国旅

2018年7月,金豆云和尚品国旅传出欠薪裁员消息。这两家公司都属于侠客神州集团控股,背后投资人疑似春晓资本。对此,侠客神州集团高管承认目前经营确实遇到困难,已无法持续。大股东承诺的投资也没有到账,产生了资金缺口,导致拖欠员工公司和供应商欠款。

新旅界观点:前几年P2P金融平台火爆之时,一些手握巨额资金的平台曾闯入旅游业寻找机会,春晓资本就是其中一家。春晓资本旗下有多个P2P平台,融资规模巨大,其切入旅游业进行布局的动机,是旅游业场景丰富、现金流较大。金豆云切入旅游供应链金融,尚品国旅主打旅行社,此外还有筹备中的酒店、旅游购物、旅游消费金融等多个板块,组成完整的旅游生态闭环。

然而,这个旅游生态闭环本身不具备盈利能力,完全依赖于P2P平台的输血,是典型的“空中楼阁”。2018年6月,P2P发生暴雷潮,春晓资本未能幸免。没了平台的输血,金豆云和尚品国旅的倒塌,是不可避免的。

 

上海馨途

上海馨途原名驰誉旅游,曾是一家旅游B2B交易平台,在2016年11月爆发资金链危机,资金缺口近3亿元。2017年2月,上市公司赫美股份出手接盘驰誉旅游,并更名上海馨途。

2018年8月,上海馨途被爆拖欠全体员工数个月的工资,原因疑似大股东赫美股份不再提供资金支持。随后大批员工离职,据称目前仅剩2、3位员工在岗,并且平台上已经没有任何旅游产品在售。官网最后一次更新是在2018年6月。

新旅界观点:上海馨途此前能发展壮大,是由于平台有补贴,吸引了供应商来此交易。同时平台设置了一定的结款账期,形成了平台的资金沉淀。这和上文提到的布拉旅行类似,都是以亏损换现金流,用现金流形成的资金池填补亏损的窟窿。

旅游业需要什么样的B2B平台?这是很多旅游B2B玩家都在迷茫和探索的问题。但可以肯定的是,简单的、资金池模式的平台,并没有为行业提供多少价值。没有创造价值,就不会得到市场的回报,这是上海馨途等平台难以为继的原因。

 

白鹿原民俗村

2017年随着电视剧《白鹿原》热播,白鹿原这个独具西安特色的文化IP成为资本追逐的对象,仅仅200多平方公里的白鹿原上就分布了至少6家以“白鹿原”为主题的特色乡村旅游项目,分别是白鹿原民俗村、白鹿仓景区、白鹿原生态文化观光园、白鹿原影视城、簸箕掌民俗村、白鹿古镇等。虽然这些项目无一不将白鹿原文化作为卖点,但实际上景区文化元素基本雷同——主营业务都是陕西小吃。

白鹿原民俗村

2018年7月,白鹿原民俗村的客流锐减、大批商铺关门引起了媒体和业界的广泛关注,甚至被评为最劳民伤财的景区。

新旅界观点:游客稀少的核心原因是民俗村、旅游古镇等供应量太大,供过于求,几乎都是复制袁家村,而且只是复制了餐饮街。各种餐饮街格局都差不多,业态单一容易让人审美疲劳。

白鹿原民俗村仅是民俗村、旅游小镇供过于求的一个缩影,2018年很多类似的情况在各地出现,例如成都龙潭水乡、和仙坊民俗文化村、咸阳东黄小镇、宜昌市龙泉铺古镇等。

 

核心创艺

核心创艺主营舞台剧、景区实景演出秀等的策划和制作,曾打造过《象山传奇》、《天骄·成吉思汗》等多部景区实景秀,并在浙江桐乡打造了乌镇赛秒万娱乐园项目。2016年,核心创艺成功挂牌新三板,2017年全年营收6300万元,同比增长59.6%,净利润4500万元,同比增长378%。

然而,看似蒸蒸日上的核心创艺,却在2018年底传出董事长、总经理余毓兴卷款跑路的消息。据知情人士告诉新旅界(LvJieMedia),“余毓兴在9月份的时候就已经跑路,全家都跑了,公司也没了,目前债权人正在处理后续事宜”。

新旅界观点:余毓兴是中国香港籍,1997年进入中国内地娱乐演出市场,曾是著名的明星经纪人,为张柏芝、林心如、罗志祥、周杰伦、陈小春、梅艳芳等近百位艺人提供过经纪服务,旗下拥有亚洲新娱乐文化公司,并参与制作《天若有情》、《再见萤火虫》、《食神》电视版,《奋斗》电影版、《河东狮吼2》等多部知名影视剧。

随着港台明星和港台影视剧在大陆的影响力日渐没落,余毓兴开始创立核心创艺,转向制作舞台剧和景区演艺秀。据接近核心创艺的人士透露,“余毓兴大概卷走了几千万元,他的跑路应该是有蓄谋的,作为新三板公司,在2018年4月的时候还正常发年度财报,新三板公司不用公布季报,到下一次财报公布就还有大半年时间,销声匿迹也没人能注意到,并且删除了很多行业人士的微信。”

2018年6月,核心创艺从新三板摘牌,2018年8月,核心创艺的官方微博和微信公众号停止更新。

 

中弘股份

2018年12月27日,中弘股份由于连续2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被强制退市,8年的A股之旅走到尽头。此外,中弘股份还负债近400亿元,其中超过77亿债务已经违约。

中弘股份曾经高调投资多个旅游项目。2016年收购新加坡OTA平台亚洲旅游;2017年3月,中弘以4.48亿美元代价成为美国海洋公园品牌海洋世界的间接第一大股东;2017年5月,又以4.12亿美元收购了高端旅游服务商A&K公司90.5%的股份。此外中弘还有海南如意岛、三亚鹿回头旅游区、上影安吉影视产业园、新奇世界国际度假区等多个旅游开发项目。

新旅界观点:虽然布局了很多旅游项目,中弘股份本质上仍是地产企业,自己开发的旅游项目无一例外是为了拿地卖房,而收购的海外旅游企业,却难以实现收购后的整合,无法形成资源整合和产业叠加的效益,往往是怎么买来的后续怎么卖出去。

地产是中弘的核心,2017年其重点布局的海刮起环保风暴,受此影响中弘的海南半山半岛、如意岛项目、小洲岛度假酒店相继被叫停,导致资金链骤然断裂,引发债务违约,并导致股价崩盘,最终被迫退市,收购的旅游资产也相继出售。

中弘是地产企业进军旅游业的一个典型案例,拥有巨额资金,能调动大量旅游资源,但缺乏经营旅游业的耐心和经验,不能实现真正的转型。

整体来看,以上9家旅游企业“阵亡”,各有各的原因,有些是商业模式本质上行不通,有些是供大于求、过度竞争,有创始人本身的原因,有宏观经济事件影响,也有融资成本失控等原因。但上述失败都可归结为,自身存在诸多短板和漏洞,经济繁荣时,这些问题或不至于致命,可一旦经济环境变化,就会造成“绳在细处断,冰在薄处裂”。正如《孙子兵法》所云,“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把自身的漏洞补齐,才能走得长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