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赚钱的方法 > 产品营销 > 正文

“游”轮2.0时代:怎样才能找到度假的体验?

more

来源:环球旅讯阅读次数:490时间:2018-10-16

随着国庆黄金周的结束,2018年游轮行业也结束了最后一波旺季。

“今年是中国游轮市场的第二个调整年,从需求方面来说基本上比较稳定,但是其他一些游轮公司仍然觉得这个市场很有挑战,所以供给还会放缓或者是平稳一段时间。”皇家加勒比国际游轮北亚及中国区总裁刘淄楠近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专访时表示。

2017年被业内公认为中国游轮业调整期,前十年爆发式成长后供应量激增,导致游轮市场价格下滑,以至于不少游轮公司不得不调整运力,甚至退出中国市场。

相反,2019年皇家加勒比派出旗下海洋光谱号、海洋量子号和海洋航行者号三艘游轮部署上海、天津、香港和深圳四大母港,其中光谱号为全新的超量子系列首艘游轮。

在刘淄楠看来,目前游轮消费已从过去十年的1.0“尝鲜”时期进入2.0时期。“2.0时代,游轮必须是一种常规式的度假方式,目的地不那么重要,船上的体验才是关键。游轮公司不仅要注重硬件,还要注重软件和服务,注重全方位的体验,讲究整体的度假感受。”

他认为,游轮行业需要研究新时期潜在游轮需求的新特征,创造相应的游轮产品,帮助催生游轮消费第二波消费大潮。事实上,业内也是刘淄楠主导将惯常使用的“邮轮”一词改为“游轮”,因为在他看来,游轮是一种体验型的旅游方式。

游轮市场调整期应对

《21世纪》:这几年中国游轮业的供给量一直在增加,看起来行业很景气,但是事实上巨大的风险和亏损从2015年开始到去年已经传导到了游轮公司资源方这里,各家游轮公司的日子其实都不好过。你们为什么还会选择加码中国市场呢?

刘淄楠:因为我们当市场出现困难的时候,率先进行分销渠道的改革,并且已经取得了一个重大的突破,形成了一个跟包船渠道相比更健康的渠道。2018年切舱旅行社的数量是2017年的2-3倍,直销比例增加到20%。2019年将取消包船模式,分销的旅行社数量也增多,分销商从批发向零售转变。第二个原因是在过去一年里我们的品牌美誉度增长了10%,这是一个相对于其他游轮公司来说非常强的竞争优势。在这种情况下总部就对市场更加有信心,所以当别人在撤的时候我们是前进的。

《21世纪》:单一航线、低价竞争、产品同质化、供需失衡、人才短缺等都是中国游轮业亟待解决的问题。未来游轮公司、渠道商等各方要如何做,才能帮助中国市场走出调整期?什么时候能走出调整期?

刘淄楠:我觉得需要从几个方面努力,首先是渠道要进行改革。然后就要看渠道的两侧,一个是需求侧,游轮消费1.0是尝鲜式需求,不能持续发展,要可持续发展则必定要变成度假式需求,即游轮消费2.0。这个改变需要靠游轮公司的市场宣传及各方面的努力。同时政府也可以帮助排除游轮公司的障碍,比如政策松绑,给予游轮公司出境游资质,比如解决长江深水航道拥挤问题。另一个是供给侧,游轮公司要把产品做好,包括登船体验、目的地体验、船上体验,把体验做好、定位准确,就能创造出长远的需求,最后消费者就会从尝鲜式需求过渡到度假式需求,那这个市场就能可持续发展了。

以上这些可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所以走出调整期是要有一些时间的。但是另一方面不要忘记尝鲜式的需求在二三线城市方兴未艾,仍会继续波涛汹涌,在一线城市将会逐渐出现消费2.0大潮。消费1.0和2.0大潮的叠加,是未来中国游轮市场的壮观景象。

2.0版本的游轮体验

《21世纪》:今年3月你们和携程宣布关闭天海游轮,并出售新世纪号。被业界解读认为中国本土游轮在现阶段很难有发展上的突破。其实天海游轮实行了混合管理模式,引入西方游轮公司先进的管理经验,有着很强的市场网络、专业的管理团队和较为成熟的运营模式,试图突破本土游轮面临的经验不足等问题,但还是在竞争中失利。你怎么看待天海游轮的失利,中国本土游轮还有出头的希望吗?

刘淄楠:天海最后的出局有诸多方面的原因,它碰到了一个不是非常有利的时机,中国游轮市场出现了红海,这样的话品牌要非常强,但是天海还没有把品牌建立起来。有人说天海是不是船太旧?但未必所有游轮公司的新船都能在中国打开市场。所以不光是船新船旧,品牌如果还在红海里面竞争,就会面临挑战。至于天海的船不是大船可能与失利有一定的关系,因为针对中国市场这种尝鲜式的需求,大船特别起作用,但是并不是所有大船都能获得成功,所以大船可能是必要条件,但是并不充分。

未来市场上还会有中国本土游轮品牌出现,有可能是与国际游轮公司合作,也有可能是独资,关键是看谁去做。

《21世纪》:在中国游轮消费2.0时代,如何改善游客体验?

刘淄楠:以登船为例,目前游客在码头的体验存在不少问题,在地方政府和码头经营方的支持下,利用科技手段,皇家加勒比将在近期内大刀阔斧地在上海游轮码头简化和优化登船流程,争取将平均登船时间降低到30分钟以下,降低人群密集症。长期目标是实现无节点的“无摩擦登船”。

具体来说,我们将在今年年内实现“两码合一”,即船票上同时标有边检的通关条形码。可以大大简化目前条形码要码头打印出来给领队,领队再出来发放给客人的这样一个过程。对于提升体验的事情我们会用最快的速度来做,“两码合一”是中国边检的创新,我们可以很快在这方面赶超美国。

除了登船,智能舱房以后也会推出,比如用手机开门,手机控制电视机、窗帘等。